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早期的台湾,出嫁的新娘头上必备艳红欲滴的缠花,以示吉祥。新娘佩戴石榴,象征多子多福;新郎母亲佩戴鹿、新娘母亲佩戴龟,象征福寿双全;其余婶婶舅妈则佩戴五福花,象征欢喜和康宁,不同的身份佩戴不同样式,各有讲究。

缠花,这项细緻典雅,具有相当丰富的文化内涵的民间手工艺,随着时代变迁,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视野。正当无人察觉它即将濒临消失时,一双温柔的手重新拾起了它,细心保存、经营,经过数年努力,再次把这份美好带给世人,她是全台第一位「缠花工艺」技艺保存人——陈惠美。

师承爱玉阿嬷,从濒临失传到发扬光大

陈惠美民国39年出生于宜兰罗东,原本从事皮革工艺教学及创作。一次偶然,在古董店同事的介绍下,陈惠美认识了的恩师「谢陈爱玉」,也接触到了缠花。

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陈惠美正在耐心缝製缠花

第一次看到缠花,陈惠美就被深深吸引,心中讚叹怎幺会有这幺优雅细緻的工艺!她央求谢陈爱玉开班授课,被央求不过,当年已经九十岁高龄的谢陈爱玉答应了,并把毕生所学倾囊相授。

学缠花的时候,陈惠美一心只是想怎幺把它学好,直到隔了几年,爱玉阿嬷往生,陈惠美才幡然醒悟:如果不是阿嬷走之前把毕生功夫传授下来,这项传统技艺也将面临失传。

「我一定会把春仔花发扬光大,这是对她的承诺。」秉持着这份承诺,陈惠美义无反顾的投入学习这项民俗工艺。回忆早期推广过程,她感歎:「真的很辛苦!」她当初设立春仔花手工店面,很长时间业绩不如人意,甚至得靠皮革的收入来支撑,但陈惠美觉得,有没有业绩没关係,但绝不能让这个技艺失传。

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陈惠美做过各式各样的春仔花造型

后来,春仔花终于在宜兰传艺中心拥有自己的柜位。民国93年,陈惠美的春仔花首度亮相朱铭美术馆,又在六年后经由宜兰县政府提报,获文化部登录为台湾无形文化资产传统工艺美术类别,成为全台第一位缠花工艺保存者。

「春仔花有我的推广,现在是不会失传了。」陈惠美说,若不是爱玉阿嬷无私地把技艺教给了大家,这项文化也没办保留下来,儘管现在鹿港也有许多教春仔花的老师,但普遍大众都认为春仔花是出自宜兰。至今陈惠美依然开设课程,教导一批又一批的学生,甚至有的学生已经自己开班教学

纯手工缠花,成型不易工序杂

「春仔花」是「缠花」的闽南话,但事实上,缠花还包括客家缠花、金门吉花等。这些缠花基本形都差不多,只是排列组合不同,用法亦不同。闽南缠花多用于喜庆节日,而客家缠花则会摆在箱子里,像贡品一样供奉给神明。

「春仔花」通常是三公分见方大小的红花,以丝线缠绕纸片,搭配铁丝,点缀物的饰品,经由缠、绕、捻、盘、绑等技法步骤,以纯手工完成。一丝一线的缠绕,看似简单,却暗含玄机,若是初学入门者,更不可能领悟到陈惠美「鬆紧、鬆紧」之间的节奏。

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不同的花都有独特的寓意,十分讲究

对于陈惠美而言,最大的难度莫过于「想做的跟做出来不一样」,因为春仔花是单纯靠手缠,没有任何的胶水固定,如果纸的弧度没有把握好,很容易崩掉。因此每一个作品,都是她经历过很多次尝试才完成的。

除了牡丹、金萱、百合等各式各样的花,陈惠美还做各种动物,从民国97年生肖「鼠」那年开始,她创作了第一只以生肖为题的作品后,每年生肖就成了固定的创作功课。如今从「鼠」已经历了牛、虎、兔、龙、蛇、马、羊、猴,到今年的「鸡」年,快要齐全十二生肖。

传统融入美学,缠花焕发新机

当年陈惠美跟从爱玉阿嬷学习缠花时,因为都是口耳相授,因此并没有用书面记载技法,导致许多步骤不明、缺少定义。当陈惠美被指定为此项技艺保存人时,她以及学生下了很大功夫,定义基本技法,也为每个零件命名。2016年她出版了《春仔花细工:传递祝福的缠花手作》中英对照手册,还附有影片,力求把缠花工艺的传承系统化。

随着学生越来越多,水平变得参差不齐,不少师资质量难以把关。陈惠美不能忍受教学的老师未达水平,或是不了解缠花的文化内涵。因此在去年,她推出了缠花技术的认证机制,把缠花技法拆成15项指标,要达12项以上才通过认证,去年已有八人取得认证。

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许多传统之所以失传,是因为没有与时俱进。」为了让更多人接受缠花,陈惠美别出心材,把缠花做成项链、耳环或是家中陈设品,让其用途不仅是在嫁娶,还扩展到了日常生活,把传统和时尚集合起来,融入现代生活美学元素,甚至结合设计师,让缠花跳脱传统走上国际设计舞台。

「文化的东西就是代表国家,是独一无二的。」连蔡总统出访中美洲时,还把陈惠美做的缠花胸针特别别致赠四位总统夫人,缠花如今名誉天下,这是陈惠美与缠花共同完成的里程碑,更是不辜负爱玉阿嬷的寄望。

与爱玉阿嬷的约定:全台第一位缠花技艺保存人
蔡总统出访中美洲时,把缠花胸针送给友邦总统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