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头症官僚作风 北京A1闹国际笑话

或许你吃惯了F1的重口味而不屑A1,但有些车迷真的会因为冬天看不到F1而转而看A1解解馋。A1北京站上个星期刚落幕,从电视萤幕上看,比赛还真的满精彩刺激的,但许多发生在北京的内幕却不是身在台湾的我们可以得知的。已进入第二个年头的A1大赛,此次来到了中国大陆北京进行第3回合的比赛。因为A1里有中国代表队,大陆媒体当然不会放过宣扬国威的机会,在比赛之前大肆吹捧中国队。

大头症官僚作风 北京A1闹国际笑话为了与上海互别苗头,北京终于在今年成功申办A1,只是主办单位统合能力待加强。
中国队在今年的表现的确不凡,在英国跑Formula Renault、之前被McLaren车队培养的程丛夫,其实力与稳定度当然要比去年在亚洲Formula Renault仅拿下一胜的江腾一要来的优异。目前荷兰籍的华裔车手董荷斌也準备加入该队,据消息指出,董荷斌已经準备放弃了荷兰国籍,预计在马来西亚站进行测试,他的出现将会给位子刚坐热的程丛夫不小压力;看来今年江腾一与马青骅只有坐冷板凳的份了,而台湾的林帛亨似乎尚未成功争取到为A1中国队出赛的机会。。

此次比赛除了A1以外,还加入了超级跑车表演赛与亚洲Formula Renault做为暖场赛事,比赛预定在星期五进行练习赛、星期六排位赛与星期天决赛的方式进行。这次的街道赛是由A1中国队的总监刘煜规划主办,他在比赛前曾对媒体表达本次比赛将会是中国街道赛的典範,会向世界展现中国举办街道赛的能力。意想不到的是,此番夸大的言词后来却成各国媒体嘲讽的话题。

赛状况极差 犹如街道拉力赛

原本A1就有意在北京举行比赛,但有鑒于原有的京港赛车场过于狭窄,因此选在北京南方的亦庄工业区里,选了几条比较宽阔的马路来进行街道赛,赛道长度大约是3公里。在比赛週的星期一时,主要的防撞护拦已有部分完工,但还是约有50%的工程尚未完成,随着比赛时间越来越接近,赛道的样子也逐渐成形。

除了起跑线的位置有重新铺设过柏油以外,其余的部分都还是使用原来的路面,就连一般的街车慢行驶过赛道都可以感觉到颠簸,就更别说是方程式赛车了。尤其是在T1与髮夹弯入弯前,车辆因为弹跳严重而无法平顺煞车,状况实在是险象环生。想必主办单位一定没有去澳门考察过;澳门比赛之前两个月,大部份的道路都重新铺设,让车身极低的方程式赛车有比较好的空力效果。

大头症官僚作风 北京A1闹国际笑话橘色部份是修改过后的赛道,蓝色部份则是被取消的大直线路段与髮夹弯。
而除了赛道状况极差以外,其设计也出现了极大的问题,大直线由宽突然变窄,然后马上进入一个180度的髮夹弯,许多车队人员极度质疑了A1赛车得以顺利过弯的可能性,因为就连尺寸小一号的Formula Renault过髮夹弯都很困难,更别说是具有F3000等级的A1赛车了。主办单位事前并没有先让A1赛车实际在赛道上进行测试过就设计了赛道,到了最后每一部车都必须使用Power Turn(退到一档大脚油门让车子甩尾)来过髮夹弯。因此大会在星期五练习赛后临时取消原有的大直线与髮夹弯,缩短直线道然后把髮夹弯设在Pit入口处,赛道长度顿时减少了800公尺,变成只有2.2公里长,A1车队则笑称北京赛道变成为大型的Karting场。

大会枉顾人命 车手形同蜘蛛人

星期四所有Formula Renault车手参加了暖场赛事的车手会议,在会议里提出了一项让人啼笑皆非的决议:因为赛道上除了弯角上有救援的出口以外,主办大会并没有在其它地方设置逃生出口,如果车手发生事故,只能离开赛车后爬上护栏,直到比赛结束或者在护栏上爬行到最近的出口。大会的理由是,为了保护工作人员的安全,除了红旗以外,所有工作人员将不会进入赛道进行救援,因此车手只能当「蜘蛛人」挂在围栏上。

大头症官僚作风 北京A1闹国际笑话原本规划的髮夹弯,A1赛车得用甩尾的方式才能通过。大会对于方程式赛车的单体结构似乎不太信任,但从没有想过如果另一部车撞了上来,碎片满天飞会不会对车手造成更大的伤害呢?另外,赛道围栏上都挂上了赞助商的广告帆布,车手根本没有地方可以攀爬,所以出了车子,车手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大会可能对空气力学还是一知半解,可能有了之前DTM上海浦东街道赛的经验,大会已经将所有的下水道人孔盖焊接了起来,但不知道是施工不良还是A1赛车太厉害,在星期六早上的练习赛里又将盖子给吸了起来;另外,赛道边的帆布广告也经不起A1赛车车尾气流的摧残,屡次被扯了下来。在场的FIA官员看了更是心惊胆跳,因此大会立即停止了星期六的所有赛程,因此这一场A1与Formula Renault是一场没有排位赛的比赛。

官员上场视察 比赛被迫取消

星期四车手会议之后,所有车队依照大会所发布的行程表开始作业,但从星期五赛道修正后,大会再也没有发出任何的正式通知,所有车队星期六按照行程準备好了排位赛的赛前设定,但迟迟没有得到大会的发车允许,车手与工作人员都得在帐蓬外享受着摄氏5度的刺骨寒风。接下来又是一团混乱的车手会议,一次次的会议都让车队们了解到大会的愚蠢,但身为暖场赛事的工作人员们也只有默默承受。

大头症官僚作风 北京A1闹国际笑话因为现场设备不足,A1车队只能利用临时维修区整备赛车。星期六取消排位赛后,所有车队都以为星期天可以补办一场排位赛,但在当天早上收到的最新行程,排位赛并没有列入赛程,取而代之是直接进行20圈的决赛。大会又向车队做出了解释:因为A1必须进行现场实况转播,实在是空不出时间来进行Formula Renault的排位赛,因此起跑排位将参考练习赛的成绩。因为A1亦是照如此安排进行赛程,因此Formula Renault的车队并没有太大的反弹。

早上A1顺利进行了冲刺赛,Formula Renault决赛被安排在冲刺赛之后,在下午1点进行20圈的决赛。一直到时间到了,大会还是没有允许发车,原因是北京市长听说本次比赛有许多的问题,因此得亲临赛道上进行视察。随后大会又招集Formula Renault车队进行紧急会议,表示因为A1必须进行转播,因此暖场赛事将被延到A1决赛过后,也就是下午的4:30开始。北京此时已经进入秋末,下午4点后天色已经开始转暗,这对于车手安全将是一大隐忧,但大家仍是静观其变。接近4点时,所有车队再度收到大会通知,所有暖场赛事取消,这真是赛车界的最大乌龙,所有车队长途跋涉将装备运送到北京,结果却没有办法比赛,看来对岸对于赛车运动的整合能力还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中国大陆以大国自许,只要别人有的他们就一定要有,这就是所谓的大头症;但是对于举办赛事的处事态度与严谨程度却无法跟得上欧洲先进国家的脚步。北京与上海本来就处于敌对与竞争关係,因为A1去年曾在上海举办分站,所以北京也想办一场来互别苗头,但前置作业準备不足,加上大陆的官僚作风常常喜欢外行领导内行,这才搞出这幺多的状况。此次A1北京街道赛的主办单位让各国的A1车队与所有参赛人员看尽了笑话,大会在本次比赛投入了相当多的人力与物力,但最后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看来大陆真的想办好街道赛,真的得去澳门多观摩几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