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价2000为看台大名医 跑腿挂号成另类商机

开价2000为看台大名医 跑腿挂号成另类商机

天还未亮,台大医院西址门口已经聚集一大群人,等待着要挂号,有的家属看到这幺长的队伍,焦急说:「早来还这幺多人,如果没排到,回去肯定被骂。」这种焦虑的心情,正是跑腿排队业者有利可图的原因。

跑腿排队业者其实并不少见,服务项目包括抢车票、演唱会门票、知名餐厅订位等,不过近年来有业者把重心放在医院挂号,主推网路挂号与现场挂号同步进行的方法,宣称成功率几近百分百,58年次的杨先生就是一例,他的业务量超过半数来自求诊民众的委託,主要目标多是台大医院的名医

大频宽每天查号

开价2000为看台大名医 跑腿挂号成另类商机

跑腿排队业者诉求代抽台大号码牌,成功率高。

杨先生受访时表示,跑腿服务是应市场需求而生的产业,他是在半退休的状态下发现有商机而投入,开价的方式是现场挂号2,000元、网路挂号1,500元,不过若都没有成功,则全额退费。

「会来找我们的,多半都是第一次要挂号这个名医。」杨先生说,台大这幺难挂号,主要是回诊的患者占据大半门诊名额,因此只要抢到挂号名额,医师就会约诊下次,诉求只要花一次钱就能以最省时的方式找到名医,成为他的立基点。抢挂号他直言没有什幺高深的技巧,就是花比别人更多时间,「谁说网路额满就没有机会,只要不断地努力查询,还是有可能查得到,但是我们可能连续查了好几天,每天10几个小时不间断的查询,才遇到有人退出而递补成功。」

除了熟悉网路挂号的流程,更重要的工具就是网路速度要够快,「比如我有桌上型电脑用100M的专线,其他软体都不装,只用来挂号,一定比别人家用的电脑来得快。」他说熟一点、快一步,就是够完成任务的诀窍,不过他也常讶异名医的效应惊人,挂号系统才开放,竟然就秒杀。

网路释放名额并不好抢,如果都没人释出就是做白工,杨先生说另一种方式就是现场排队挂号,以台大医院为例,上午诊释出现场挂号名额,是清晨5点40分开始取号码牌,必须趁早去排队。

需求与景气有关

开价2000为看台大名医 跑腿挂号成另类商机

专长甲状腺的台大内科名誉教授张天钧,是跑腿业者最常被委託的对象。

「现场挂号有一定风险,没人敢保证一定拿得到名额。」杨先生说,这牵涉到排队顺序,以及和前面排队者要挂号的医师是否「强碰」,他的经验是台大医师释出的现场名额往往只有1-2个,到现场只要询问一下,数数自己排在第几位,就知道这趟任务是否能成功。

杨先生指出,现场排队时难免遇到其他跑腿同业或是民众,会互相询问几点来,他语带保留说:「这真的很难评估,目前我最长一个单子排过14小时。」操作已经超过5年的他,自认成功率很高,但有时仍会栽跟斗,「今年至今我只掉过2张单,是同一天都要挂台大乳房医学中心主任黄俊升,前一晚9点半就去排,竟然前面5个人都要看同一个医师,真的太夸张了!」

根据杨先生在网站上公布的战果,一个月成功达成挂号任务的委託案至少30多件,包括台大乳房外科黄俊升、眼科部杨中美、神经部吴瑞美等都是常见人选,不过最热门的是台大内科名誉教授张天钧,专长甲状腺的他,门诊现在主要都在由台大医师驻诊的远东联合诊所,依旧很难挂号,因此杨先生每个月都有相当多委託单指名他。

开价2000为看台大名医 跑腿挂号成另类商机

台大乳房医学中心主任黄俊升的门诊也很热门。

杨先生说,虽然看病的需求很高,但是愿不愿意花钱买时间也和景气有关,「景气很差时,家属比较有闲自己排,就不会花钱找我们。」此外,这种跑腿模式其实有许多个体户也在接单。杨先生表示,同行的关係是竞争又合作,比如他吃不下的单就会分给合作的伙伴,或是外县市的单会转给当地负责人,这股地下经济的势力不容小觑。